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趣味史话

比藩镇还骄横的太监:一群小人,但皇帝却只能亲小人、远贤臣

2020年07月30日 00:08 来源:搜狐历史

王朝初立,总会打压太监;王朝败亡,总会重用太监。这好像成了中国历史的常态逻辑。从秦朝的赵高开始,太监就一直担当王朝掘墓人的角色。王朝百废待兴,太监退居幕后。王朝盛极而衰,太监走向前台。最后,在太监们呼风唤雨中,“宫阙万间都做了土”。

安史之乱爆发,大唐帝国从高光巅峰跌到至暗谷底。在这个时候,太监立即盛装登台,开启了一段风流盖过名将、彪悍碾压藩镇的宦官政治。

01.高力士

高力士见证了大唐王朝的由盛转衰。而他的命运也跟大唐王朝和玄宗皇帝一样,由高光走入至暗。

人总要活在群体中,聚集起来才有力量,所以结党就是常态。文官结党,靠拟态师生;武将结党,靠拟态兄弟;而太监结党,则靠拟态父子。

高力士的养父、太监高延福,成了他的第一个引路人。高力士被赶出宫后,大太监高延福将其收为养子,推荐至权臣武三思的宅邸。后来,女皇武则天又把高力士召入司宫台,担任宫闱丞。

韦后之乱,高力士凭借诛乱有功,进入到太子內坊局。太平公主之乱,高力士凭借诛乱有功,登顶三品,执掌内侍省。

唐朝的官品非常实在,活人能到三品,就算登顶。太监出身低微,一般来自战俘或籍没之家。比如,高力士就出自“籍没其家”。所以,在注重门第的唐朝官场,太监是不可能爬到高位的。太宗李世民还曾下诏,规定宦官地位就是平民。

但从来都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久居宫闱的太监肯定会得到重用,这就是一个关系铁律。唐初内侍省的规模不大,但以后越来越大,到了武则天时期,内侍省已经成为多达3000人的大衙门。所以,太监的地位、太监的职权、太监的能量,自然水涨船高。

武则天之后发生了两起政变,韦后之乱和太平公主之乱。在这些生死关头,能与玄宗皇帝同进同退、同生共死的,只有高力士等一众太监。政变失败,大臣还可以选边站,但是太监没得选。所以,在权力博弈的生死时刻,只有太监的生命,能跟皇帝绑在一起。

力士应承于前,我歇息则安稳。

有高力士值守,玄宗皇帝睡觉才能安心。玄宗贵为天子,还怕什么?玄宗初期的政治斗争太激烈,生死富贵都是一线之隔。所以,唐玄宗可以不信任大臣,但一定要信任太监。玄宗朝的中前期,是流水的宰相、铁打的高力士。李林甫和杨国忠时期,宰相是固定了下来,但高力士仍旧是铁打的,地位无人能够撼动。

高力士被誉为“千古贤宦第一人”。不能说高力士在大唐由盛转衰的过程中起了什么坏作用。他的谨慎和克制,使得宦官集团没有破坏大唐的正常权力秩序。但是,位居三品的高力士却成为一个标杆。后期宦官专权,有了可以效仿的榜样。

02.李辅国

唐肃宗灵武称帝,组建了人事班底。这个人事班底非常硬。郭子仪为兵部尚书、李光弼为户部尚书、第五琦为江淮租庸使、广平王李俶为天下兵马元帅、好友李泌为侍谋军师和元帅府长史。

但是,还有一个任命是非常值得注意的。那就是太子亲随、东宫太监李辅国,被拜为元帅府行军司马,跟李泌一个级别。

灵武朝廷,泾渭分明地呈现出了三股势力:郭子仪和李光弼的朔方军势力、第五琦的聚敛势力以及肃宗的死党势力。

第五琦很难成为势力,其主要是凭借理财能力获肃宗重用。朝中的豪族士大夫们,对第五琦的任命极为不满。但是,肃宗必须要用第五琦,因为只有第五琦能把江淮租庸转运到灵武朝廷。豪族们满意与否,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唐要生存。

对第五琦的任命是不得已。而对郭子仪和李光弼的火线提拔,也是如此。这些人都是因为才干和作用才获任命,都不是因为皇帝的信任。

皇帝信任谁?肃宗皇帝信任的,只有广平王李俶、好友李泌和太监李辅国这个死党势力。儿子、好友,然后就是太监。这就是安史之乱过程中,大唐皇帝能够信任的人。

而且,有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太子没法出面、李泌也没法出手,只能是太监李辅国操刀。这种勾当就是唐肃宗与太上皇李隆基的父子权斗。李辅国不仅把李隆基身边的党羽旧臣,如高力士和陈玄礼等,全部赶出权力圈,而且一直以各种手段威逼太上皇李隆基。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确保肃宗能够坐稳皇位。平叛很重要,但是坐稳皇位更重要。

肃宗后期,李辅国的盟友张皇后,试图攻杀太子李俶,改立自己的儿子李侗。但这个时候,太监李辅国一点儿也不犹豫,立即站到了皇帝和太子一方,挫败张后政变。

这就是太监与皇帝的关系,也是太监对皇帝的作用。没有高力士,玄宗皇帝寝不能安;没有李辅国,肃宗皇帝位不能稳。甚至,没有高力士限制相权,肃宗李亨就可能被权相李林甫废掉;没有李辅国助力平乱,代宗皇帝就可能被张后谋杀。从中能够看到的是,太监和宦官集团,与皇帝这个帝国权力核心,最为紧密。

03.程元振

高力士位高但不专权,没有破坏正常的权力秩序。但是,李辅国位高且专权,染指了帝国的权力秩序。主要表现在这样几个方面:

一是控制大臣与皇帝的正常交流,宦官们在上传下达的过程中开始夹带私货,伸张自己的利益。

二是插手中央事务,如果不是朝臣反对,李辅国就会成为大唐第一个宦官宰相。

三是插手封疆任命,很多将领通过宦官掌握了藩镇大权,比如最彪悍的同华节度使就是借助太监鱼朝恩实现了晋升。

四是掌握了兵权,朝廷的中央禁军基本上就一直掌握在宦官手中,比如平张后之乱过程中,李辅国就调动了禁军。

还有一个更要命的问题,那就是诛张后之乱、拥代宗继位。这看似是一种对皇帝、对太子的忠诚,但反过来则是:太监已经能够决定皇帝的废立。肃宗的意见不重要、皇后的势力不重要,甚至大臣们在这件事上也毫无作为,只需要太监和禁军就能决定皇帝人选。

李辅国的权势炙手可热,甚至要代皇帝理政,直接对代宗说:

大家(皇帝的俗称)但内里坐,外事听老奴处置。

上帝让他灭亡必先叫他疯狂,嚣张过头的李辅国,立即就遭到了代宗皇帝的雷霆手段。而雷霆手段,也是政变的套路,削其兵权、夺其官职,然后再刺客谋杀。大唐朝廷已经没有了正常的权力秩序,政变、暗杀是主要手段。

但是,唐代宗实施政变谋杀的凭借,还是太监,即太监程元振。程元振与李辅国一起参与了平张后之乱。后来,程元振投靠了皇帝,帮着代宗一起解决了李辅国。所以,在这之后,大唐朝廷还是无法建立正常的权力秩序,太监始终主导朝堂。

程元振,风光的时候,并不长。公元763年,吐蕃入侵,程元振隐匿不报,导致大唐措手不及。代宗皇帝不得不出逃陕州避难。此事之后,朝臣们终于发挥了作用,一定要致程元振于死地。但是,代宗只是将其削去官职、赶出长安。

太监没有能力、太监误国误君、太监破坏朝堂,太监就是一伙小人。但是,大唐的皇帝们,对于太监一直很宽容,能用必重用、能杀必不杀。原因就是太监都是自己人,皇帝舍不得。

04.鱼朝恩

程元振只是被削官回家,这已经算是皇帝开恩了。但是,他还不甘心,偷跑回长安要面见皇帝。但是,程元振却被朝臣们给盯死了,在见到皇帝之前就被御史查获。唐代宗还是没杀他,而是改成了流放,在流放途中,程元振被仇家杀害。

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

汉朝是如此,唐朝也是如此。大唐皇帝在重用太监这件事上,一点而不比汉朝皇帝差。

太监到底有啥用?他们值得皇帝们如此不离不弃吗?

值得!吐蕃入侵,代宗逃陕。满天下的藩镇节度们,没一个派兵勤王护驾。最后来的是谁?是太监鱼朝恩带着神策军,赶到陕州,与皇帝汇合。患难见真情,大唐皇帝还能依靠谁?他只能依靠太监。

鱼朝恩,最高光的时刻,应该是邺城之战。此战,唐肃宗征发九节度使、二十多万军队,进攻安庆绪。鱼朝恩被任命为观军容宣慰黜陟使,成为前线战事的最高指挥官。但是,此战,唐军却被狼狈而回,不仅河北未定而且丢了东都洛阳。

邺城战败,承担战败责任的是朔方军领袖郭子仪,鱼朝恩啥事没有。后来,他又撺掇发动邙山之战,结果大唐再次损兵折将。战后,鱼朝恩仍旧位高权重,啥事没有。史书记载,唐肃宗好几次要启用郭子仪,但都被鱼朝恩阻止了。甚至,鱼朝恩还组织人把郭子仪的祖坟刨了。所以,鱼朝恩就是一个典型的小人。

但从来都是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大唐收复东都洛阳后,鱼朝恩被封为冯翊郡公,并开府仪同三司。吐蕃入侵,因护驾有功,鱼朝恩被封为天下观军容使,并执掌神策军。之后,鱼朝恩一个太监,居然被封国子监事。此时的天下读书人,真要痛心疾首了。但是,远远没完,鱼朝恩还兼管光禄寺、鸿胪寺、礼宾、内飞龙、闲厩使等职,并进封郑国公。

玄宗皇帝对安禄山好得没底线,但是比之代宗皇帝对鱼朝恩,就完全不在一个水准。安禄山,毕竟还能为大唐守住东北边境。而鱼朝恩呢?只能说是小人当道、祸乱朝纲。

05.谁是小人

看历史,我们常会有两个聚焦错觉。一个是聚焦在某个人,盛世是因为有明君、武功是因为有名将、乱世是因为有奸臣。一个是聚焦在所有人,豪族社会而东汉败落、士族腐败而两晋羸弱、藩镇割据而唐朝败亡。

所以,我们总是忽视群体这个分类。一个人,肯定不行,几百万年来的演化,注定了人必须生活在群体中。所有人,太过宏大,跟你连接的是小群体而非大社会。所以,群体才是更重要的关键。

安史之乱,在安禄山之外,我们应该看到三镇边军;藩镇割据,在节度使之外,我们应该看到藩镇骄兵。那么,对于皇帝呢?只把他看成一个孤家寡人,那所有的问题都无法分析。皇帝也必须生活在某个群体之中。亲近谁、依靠谁、重用谁,皇帝就把自己放在了某个群体之中。

自武则天时期开始,皇帝就逐渐把自己往太监群体里放。唐玄宗与高力士的密切关系,基本上就锁定了这个路径依赖。之后,唐肃宗、唐代宗,只是在沿着这个路径走。

与其说太监是自私自利的小人,不如说太监群体是自私自利的小人集团。但,这个小人集团的核心是皇帝。

所以,小人们的所有小人动作,都要追溯到皇帝身上。皇帝的欲望,才是宦官政治的底层初衷。

06.小人的逻辑

安史之乱,对大唐的影响太大,由高光跌倒至暗。而其对大唐皇帝的影响,同样非常之大。唐玄宗一直猜疑谁会政变,唐肃宗则一直猜疑谁会成为安禄山。所以,肃宗皇帝、代宗皇帝,不可能完全相信郭子仪的朔方军势力,也不可能相信节度使的藩镇力量。但是,不相信也得用,因为这就是局面下的不得已。

所以,安史之乱后,皇帝与藩镇节度使之间,始终无法建立正常的命令与服从的权力关系。特别是仆固怀恩、来瑱之后,节度使和藩镇也不再信任皇帝。

皇帝要伸张权力,就不可能一个人单兵独斗,兰博只是传说、军队才有力量。皇帝需要有自己可信任的队伍。而这个队伍就是宦官集团,也就是太监群体。所以,宦官集团以及太监群体的所有小人操作,都是在实现皇帝的意志。

为什么皇帝不用官僚系统?也就是朝堂士大夫们。安史之乱后,大唐的官僚系统多一半都被将军把持了。剩下的职位,基本上就被豪族们给站满了。就这两伙人,唐朝皇帝敢用吗?所以,将军不敢用、贤臣不好用,最听话的只能是太监。

但是,太监也有自己的利益。这个群体不仅道德素质不高,而且能力也不行。名臣很多,但太监成为名臣的真不多,因为基数底子太差。所以,朝堂的风气和道德水准,只能越来越坏,一直向着自私自利方向堕落。

风气有什么用?道德有什么用?无私有什么用?

决定历史的是欲望和力量。欲,心之所向往者也;力,欲之所凭借者也。有欲望、有力量,就够了。如果真是如此,世界将由自私所主导。在力量与欲望底层,还有演化的逻辑。

群体中的自私打败无私,无私的群体打败自私的群体。除此之外都是注解而已。

这就是风气、道德以及无私的价值。满是自私个体的宦官集团,从来都是步步惊心的斗争。这些步步惊心的斗争,又把大唐的权力生态搞成了一个有一个的自私集团。皇帝与太监,大臣与党派、节度使与藩镇,帝国还是那个帝国,但这个帝国已经全是自私的“个体”。所以,盛唐也就只能一去不复返了。


【责任编辑:晨曦】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太阳3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