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太阳3印象

还拾余温向旧边

2020年09月10日 09:00 来源:太阳3 作者:秦立滨

一个城里的,一个乡间的。后来的家歇脚,生身地息心。老宅是生命的发源地,是灵魂的宿主、最后的皈依。

从城里开车50分钟,就到了我的老宅。

曾经想象着要写写老宅的故事,可你知道,那很难。围绕着老宅的人与景、物与事,特别驳杂,记得的,遗忘的,都是老宅的一部分,漏写了哪一样都称不上是对老宅的客观而真实的记录。

以前,没有搬家前,并不觉得老宅有什么好,什么特别。陈旧、低矮,终年给香草薄雾笼罩着。那雾是从池塘的绿萍底莲花根下散逸出来的,清凉的近乎古远。老本的,藤本的,感情热烈的全都纠缠在一起,难以分割。其中或潜藏着蝎子、蛇,或有水鸟的巢穴也未可知。总之,阴暗的地方总能让人与危险联系在一起。尤其是池塘,爸爸说,他就曾亲眼看到一条小指头粗的青蛇出入。

此蛇非《青蛇》中的青蛇。因为他道行不够,是非观不明。难保会胡乱地向人发难,所以,打从听说了这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都不敢在池塘边逗留。门楼上的葫芦完全地自生自灭了,无复从前的热闹。那些曾经与它嬉戏的孩子,也早已长大成人,各奔东西。至今我依然能清楚的记得以前的故事。那些调皮的孩子喜欢掐它的花在掌灯时分勾引葫芦须。那是一种大蛾子,长有一对长长的能打卷儿的触角,也有孩子会在葫芦成熟的时候扭几个下来,央家里的大人给据了口,插两根细细的毛衣针进去,把里头的瓜瓤搅碎,倒出来,做成装水的葫芦,或者干脆那红线系了蒂把,挂在自家的窗边玩。

如今的孩子都有好玩的东西了,变形金刚,玩具汽车,芭比娃娃,哪个还会留意这种朴素的东西呢?我猜,草木有情,怕也会感到寂寞吧!

大门还是二十年前的那两扇枫木们,很苍旧了。黑漆已经剥落,拼缝似乎也越发明显,足以漏风筛雨。但上边的春联还透着新鲜的红色。那是今年新贴的。门楣上的天旌早给东南西北的风撕扯干净,能看到的,只是当时粘贴时留下的糨糊的痕迹。可门枢却还是活的,没有生虫,这表明此地常有人出入。

照壁似乎更加低矮了,这也许跟它负累太重有关。上头,爬满了凌霄、蔷薇跟茑萝。

照壁前原本作凉棚的那架金银花也在年前的秋天给铲除了。采花卖药原就创造不了多少经济效益。反成了虫豸们时常光顾的处所。那些面目狰狞的小蛇尽管对人构不成大的伤害,可足以给人造人“杯弓蛇影”的心理阴影。铲了也好,省得蜜蜂整日盘桓,免了给它们蜇伤的危险。

脚下的路还是那条嵌石板的甬道,青草没踝。还在我们都不穿曳地裙了,否则,一准给它染绿。

樱花正当时,花落如雪,抚了一身还满。心忽然就与之同化了。漫无边际的遐想轻轻地、无声无息地飘落,在草地上,在石椅上。一棵、两棵、三棵……穿过如梦似幻的绯云,眼前霍地清朗一片。远远看见红瓦粉墙的房舍。

年前尚不盈一握的花竹,现今已散布阶段前,与朱红色的廊柱相映成趣。

回廊是几年前才修建起来的。把原来的房子起高,四下出厦,便成了今天的这个样子。好处是逢着雨雪天不必再担心因门窗未关而发生雨水倒灌,二来又加深了房子的深度,使之变得冬暖夏凉。

这项工程原本是爸爸一直惦念的,因为我们搬家,这事就耽搁下了。是二姐请人动土,也算是帮爸爸圆了一个梦。

她不肯进城也好,老宅总得有人看护不是?破家值万贯。房子有没有人住多呈现出的面貌是截然不同的。有人住过的房子不管多旧多破,都透着精气神儿;可没人住的房子,无论多豪华气派,总不免给人以阴冷森严的感觉。

伫立在甬道的尽头,四下里除了令人心旷神怡的香气外,还听到了鹅的吟哦。打小爱豢养生灵的二姐,从乡邻那里讨了一对白鹅。这会儿,它们正在池塘里戏水。

版权声明:本文系太阳3独家稿件,欢迎广大媒体转载,请点击此处按要求转载。

【责任编辑:夕文】
上一篇: 井水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太阳3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