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太阳3印象

井水

2020年09月11日 09:05 来源:太阳3 作者:秦立滨

虽时过境迁,但那家乡的一个习惯仍令我不能忘怀:无论男女老少,大家都很喜欢喝古井里的水。

我儿时的家乡在东兴西郊,有袅袅炊烟四起的院落,有牧童横笛的夕阳,有蜿蜒奔流的河流,有草木葱茂的林园,有鸟儿啁啾的蓝天……更有那家乡的古井伴着乡亲们度过春夏秋冬。

古井不知道是什么年代挖掘的,井台石是两片镌有“宋”字样的两块碑石镶成;井中用河卵石切成井沿已经长满了青苔;井水映着日月星辰,默默无闻地在翠竹掩映下,从井眼里冒出,清盈满井。甜甜的井水和乡亲们紧密的连在一起。记得农忙时节,儿时的我看见大人们累的汗流浃背,边用草帽扇着风,边快速聚集在古井旁歇班。口渴的大家也不客气,自然拿起带有竹竿把的木桶,从井里打起清冽晶亮的满桶井水——还夹着丝丝凉气;捧一把井水,抹在脸上,擦在身上,浸入肌肤,热息顿消;把碗、擎个盅,或者干脆用手捧,瞬即满桶水被掏个净光。乡亲们累乏顿解,脸上也露出了知足的笑容。歇班时,有点文化的“曰夫子”摆起《西游记》《三国演义》《封神榜》《聊斋》里的故事,听者时而沉寂的屏息身和畅怀的朗笑声也似引起古井水的心弦振颤功鸣,漾动着流光的脸面是那么朴真。

凡欲乡亲远足,尤其乡亲们上交公粮时节,都得汲起井里的水烧开,装进壶里,预备在路途中口渴时猛喝几口。乡亲们上交公粮从家里出发,到交公粮点的东兴西门王家巷,是有10公里之多的,沿路又没有茶铺,加上运粮工具是鸡公车、架架车,载的粮多,对于推鸡公车,拉架架车的人必须扳劲,自然消耗体力的汗水透支的快得多。一壶壶的井水陪伴运粮车队就保证了给养。车队到了石仁村,或峨眉电影制片厂前,还有一段漫长的软脚坡,为了保证一口气将载粮车推到坡顶,此时推车人却要停下来,歇一口气,拧开壶盖,张开冒烟的喉咙,咕嘟咕嘟往肚里灌水,弥补汗流的挥洒,再添心力和新劲。

我转眼到了青年时代,离开了家乡、古井,弃农从戎,穿上绿军装度过几年难忘的军营生活。

当我退伍回到可爱的家乡时,我却看到了滋润着乡亲们的古井已经被填实,哪见滋润心田的井水。乡亲们吃的是压水井的水,于是,我问父亲为啥要把古井填了,父亲似乎没好气的说,古井干涸了——不填他干啥!父亲的话语中,似乎透出对古井的情寄和古井消失的无名火。

走进家乡现有的茶铺,我碰到昔日的乡亲们,大家聊起了关于井水的话题,有的人说这些年来,没得井水喝。吃压水井的水,在家里头压起就用,不用担挑;再说打一口井,只花几十块钱……他们的话语是有道理的,但是我心中却拥有那份挥之不去的,对失去的井水无奈满怀惆怅。我多向往着儿时一样,有蓝天,白云,井水日日相见,天天相伴。但现在自然中原有的灵性的生命、天然的东西有的已悄然消失或正在消失,正如古井一样……

版权声明:本文系太阳3独家稿件,欢迎广大媒体转载,请点击此处按要求转载。

【责任编辑:夕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太阳3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