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龙门阵

不可忘却的升保起义(中)

2020年09月11日 09:31 来源:华西都市报 作者:杜阳林

广西南部县升钟镇张家嘴村的红军洞。

张友民

□文/图 杜阳林

升钟场位于嘉陵江支流西河与莱子河交汇处的一块山间小盆地上。区公所就设在场西的升钟寺内,紧靠西河,修着一座宽敞的两进四合院大庙。1932年11月25日,升钟区保安团团总何义普儿子何光荣的婚宴,便摆在院内。
  这是提前策划好的“鸿门宴”,除了大红喜帕蒙头的新娘,个个都是“演员”,何义普更是摩拳擦掌地对手下讲,要他们提起精神,争取来个漂亮的瓮中捉鳖,一气将“共嫌”抓获。
  敌人在调兵遣将详加部署时,我方也同样在紧锣密鼓地按计划做着起义前的最后准备。

     杀声动地
     升保起义撕破长夜

1932 年 11 月 25日黄昏,参与起义行动的各乡农协会员、儿童团员2000多人,按计划分作四路,在四面山林中埋伏妥当。160多名突击队员悄悄接近升钟场,卡断出入要道后,李泛山带领一支30人的小队,快速而敏捷地摸进升钟场,埋伏在区公所墙外的河滩上。
  保安团团总何义普身穿簇新的咖啡色团花马褂长衫,在正对院墙大门的大厅外来回踱步,等候“贵客”。大队长伏蕴山是何义普的亲信,身着笔挺军装,腰上别着盒子枪,站在何团总身旁,时不时地查看门口的动静。
  何义普守在前院,心中一根弦绷得死紧,他哪里知道,此刻后院早已提前开始了一场“和平解甲”。在区公所后院的区保安团驻地,秘密打入区保安团的杜彦波找了个借口,让弟兄们将枪全部集中在枪架上,装模作样看了一下天色,大大咧咧道:“这天,说冷就冷了,瞧这风刮的!”他邀大伙儿汇聚饭堂吃口酒,暖和暖和身子。
  当保安团热烈吃喝时,起义队伍可一点都没闲着,杜彦波使了个眼色,按照事前约定,任足才和敬承基趁机将枪架上的二十多条长枪和十箱子弹运出,从院墙墙头递给了埋伏在墙外的暴动突击队员,里应外合,就此轻轻松松缴了保安团的械。
  就在何义普与伏蕴山等得不耐烦时,门外传来爽朗的笑声,只见身穿长衫、头戴礼帽的张友民,拱手笑嘻嘻地说着“恭喜恭喜”,轻松潇洒地跨进了区公所的门槛。
  伏蕴山刚想掏枪偷袭张友民,提枪站在角落的杜彦波眼明手快,抢在伏蕴山出手之前,一枪结果了他。埋伏在大门外的汪治国听到枪声,率队冲过来,瞬间解决了两个哨兵。
  区公所大院枪声一响,埋伏在场口的突击队员以及四周山上的农协会员、儿童团员,一齐点燃了火把,顷刻之间,升钟场火光冲天,杀声动地,风云激涌。
  此次反客为主的武装起义,击毙敌人15人,俘虏45人,缴获长短枪100多支,子弹万余发。但令人遗憾的是,区长赵昌荣、区团总何义普趁乱跳进厕所,涉水渡过西河逃脱。
  占领区公所的暴动突击队员情绪激动,当场将塞满几个文件柜的全区存粮券、征粮册、征税册、派捐册、壮丁册以及区长办公室中的“共嫌”名册、县政府下发的“清剿令”等机密文书,搬到区公所大院中,堆成纸山,付之一炬。

     遭敌围剿
     起义队伍分散突围

升保起义胜利的消息,震动全川,迅速传遍川北各地,同时也吓坏了军阀头目田颂尧。田颂尧星夜急调南部、阆中、苍溪、剑阁、梓潼、盐亭的六县驻军和民团3000余人,兵分五路,对起义队伍进行疯狂围剿。
  开头三天,敌人呈试探状态,战事较少,到了11月29日,各路战事频繁,且异常激烈。我方迎来的首战在南路。当时南部保安队从县城出发,途经大桥、石板向升钟方向进攻。当敌人进入观音时,受到游击队的迎头痛击。我方利用当地峡谷地形凭险设伏,诱敌进入伏击圈后,火枪、土炮齐发,木桩、滚石俱下,把敌人围困在峡谷当中“关门打狗”。经过几小时的惨烈战斗,敌人大部分被歼灭。
  首站告捷,接下来的战役打得十分辛苦。我方装备多是棍棒、锄、钯、刀、矛,而且人员尚未经过军事训练,面对配备更齐全的敌人,我方伤亡惨重。
  到了12月2日,游击队各路联系被截断,敌人直扑鹤鸣观,对川北工农红军指挥部驻地铁炉寺形成了合围之势。而此时驻守指挥部的只有一个中队,区区几十号人。为了保存有生力量,覃文、张友民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分散突围,在大罗山下集合,伺机再起。
  行前,大家集合站队,面对红旗庄严宣誓:“宁愿赴死,绝不背叛组织,绝不出卖同志!”由于敌人不断增兵,突围途中我方各路均与敌人多次激战,死伤惨重,最后到达集合地点的不足十人。覃文、张友民只好带领冲出来的同志撤离升保地区,分散转入地下。
  张友民为了能在撤离时不被敌人识破身份,举着手臂粗的一把香,让同志狠狠烫他脸孔,无人能忍心下手。张友民面容清秀,人们怎肯毁伤?张友民从容一笑,抓住香把,闭上眼睛,猛然将密密匝匝的火点刺向自己面颊,一股皮肉烧焦的气味在空气中弥散,他疼得浑身发颤,仍不松手。待移开香把,张友民的脸已被灼烧得血肉模糊,难以辨认真容。

     高呼口号
     游击队员英勇就义

强敌压境,一场轰轰烈烈的升保起义,最终以失败告终。
  升保起义失败后,留下来的同志转为地下,白色恐怖重新笼罩着升保地区。
  敌人实行地毯式的围剿,地主豪绅也趁机报复,不少红军游击队员和无辜群众惨遭杀害。剑阁县县长吴龙骧,外号“吴屠夫”,在蒙垭庙一次集中杀害16人后,又赶到张友民老家张家嘴村,烧他家的房子,火势蔓延到周围邻家,一时张家嘴村火光熊熊,哭声震天,老妇幼儿艰难逃命。张友民家人惨遭杀害,就连三个月大的婴儿也未能幸免。张友民妻子张蒲香在同志的掩护下,逃到一个山洞中,一藏数月,才侥幸捡回一条性命。
  从张家嘴村抓来的起义队员张明焕,成为“吴屠夫”屠刀下意外的逃生者。行刑时,起义队员站成一排,刽子手杀到最后一个即张明焕那儿时,早就累得气喘吁吁,也砍钝了刀刃。一刀下去,张明焕晕死过去,但一息尚存。
  “吴屠夫”带着下属扬长而去,张明焕竟从死人堆里爬了起来。抬脚向附近的老表家走去。老表也知道张明焕被抓被杀的事,此刻听到敲门轻唤声,吓得魂不附体,声音发抖地问他到底是人是鬼?张明焕说,“老表,我是人,最后一 刀没将我砍死,不信你出来摸摸我脖子。”
  老表鼓足勇气战战兢兢地出来,伸手摸到血,还有张明焕温热的体温,他放下心来,赶紧引张明焕进屋,洗擦涂伤,第二天又暗地请医治疗,张明焕这才逃过死劫,慢慢恢复了健康。
  敌人在攻占柳树时,逮捕了36个游击队员。审讯一开始,敌人就对他们严刑逼供,妄图逼迫他们供出共产党员和游击队干部。为了达到这一目的,敌人竟强迫李正才去杀死他被审判的父亲。李正才接过大刀,怒眼圆瞪,向敌人猛砍,然后壮烈自刎。被审的游击队员都抱着必死的决心,尽管敌人采取威胁、利诱等卑劣手段,但36人面对残酷拷打,昂首挺胸,没有一个投敌变节或出卖战友。当惨遭杀害时,36个游击队员齐声高呼着“怕死不革命,自有报仇人”,含笑从容就义。


【责任编辑:夕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太阳3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