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龙门阵

最后的报摊

2020年09月15日 09:31 来源:太阳3 作者:顾平 胡定枢

我一直沒有什么特别爱好,就是有空喜欢看书看报。退休后,我仍然订两三种报刊,每天不翻翻报纸似乎像少吃一顿饭一样,心里总觉得欠兮兮的。爱看书报的人,上街总喜欢逛书店和报摊,看见有喜欢的书报心里就痒痒的,便掏钱买回去,不说仔细阅读,至少浏览一番,才放得下心来。

IMG_20200815_150831

报摊,又叫报亭、书报亭,是出售各种报刊、杂志的地方。在我的记忆中,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温江城区似乎各个街道都有报摊,邮局在主要街道路口设有报刊零售亭,全国各地报刊大部分都有,甚至一些小报刊都可以买到,比如《杂文报》、《小小说》月刊、《足球》报等都有出售。我喜欢看的全国政协文史委办的《纵横》,全国青联办的《中华儿女》每期都在固定的报摊买的,很及时,不脱期,比在邮局订阅还方便。

报摊摊主也很精明,对读者对象颇有研究,什么人爱看那些报刊杂志都较清楚。中小学教师爱看什么杂志,单位职喜欢买什么报纸;老年人喜欢买什么报刊;女学生喜欢什么,小学生又喜欢什么……胸中都有数,随时根据读者的需求,由此进货,不断调整,销路自然不错。用一句商业行话来说,叫做“适销对路”。

IMG_20200815_154035

特别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因电视还是稀罕物,只有单位有一台18英吋彩电,专人管理,每晚定时开,定时关。广大群众的娱乐活动还是看电影,因此邮局的报刊门市零售的电影杂志成为抡手货,如《电影创作》、《电影剧本》《电影故事》等,数量少,拿出来几本一下就卖完光了。有点关系的可以事前联系预留,否则很难买到。

我有个习惯,每到一地都与当地的书店,报刊摊点打交道,交朋友,有需要的书报与他们预订。我在重庆读书看到报上有王力《诗词格律》消息,就在沙坪坝书店预订,书到就买到了。在温江我就与几个报摊经常打交道,有些报刊平时没有卖的,我给他们讲了,专门给我进一份,以后他们感到好卖,就多进一些,仍然每期卖完。

隨着社会的发展,新媒体的出现,这些年平面媒体受到互联网冲击,同样反映在报摊经营上。卖得出去的报刊数量一年年减少,销售总额更是萎缩。年轻人开初在电脑上阅读,然后利用手机阅读,很方便,不受时间地点的限制,不管在哪里掏出手机就可以看书看报,对纸质书报冲击较大。有的报摊生意做不下去改行了,有的兼营玩具,饮料,童书童画,游戏卡等。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许多已经关门了。文武路还有一家报摊,我感觉还经营的不错,不知不觉中也走了。现在只有温中初中部对门一家还在苦苦支撑,惨淡经营,主要代售省、市几家报纸,生意不算好,免强能维持下去。

前不久,我一篇文章在《华西都市报》发表了,我想找到这天的报纸做留念。第二天去这家报摊,结果没有买到,因为看报的人少,所以就进得少。

曾经作为城市靓丽的风景线,那些橱窗里摆满花花绿绿杂志和书报的亭子,也已踪影全无。

好怀念那些在报摊前停留的日子,怀念那些路边和车站的书报摊、报刊亭。希望那家最后的报摊,一定坚持到底。

版权声明:本文系太阳3独家稿件,欢迎广大媒体转载,请点击此处按要求转载。

【责任编辑:夕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太阳3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8888号